社会动态

4万按摩椅瞬间成,八卦二则

客户预定按摩座椅到货,店铺老板刘先生替客户开箱验货,转眼间,放在店门口的纸壳包装箱连同使用说明书一同被人捡走了。价值两万多元崭新的按摩座椅没了包装和使用说明书,客户无法接受,认为按摩椅变成了“二手货”。

第一则:

你永远不知道踩到的是狗屎还是好运。  迎着寒冷的空气,崔北一脚踩在了新鲜的狗屎上。当他低头咒骂着无良的狗主,在马路牙子上用力蹭鞋底的时候,久候不至的公交车借着弥漫的雾霾偷偷溜走了,崔北放弃了继续等车的想法,沿着马路快步疾行,直走到他感到劣质的羽绒服里有了微微的暖意,崔北突然停住了脚步,警惕的回头看了看匆匆来往的行人,心中还是不踏实,一转身扎进了路旁的菜市场。  

11月27日上午,记者见到了刘先生,他在新抚区西十路经营一家日本进口电器行,说起这事儿,他有点哭笑不得。

母亲节的时候,小镇上开了一年多的按摩椅店给每个从他们那里购买过按摩椅的顾客赠送了一枝玫瑰花,某个老阿姨拿着玫瑰花走在街上,见到认识的人就秀下玫瑰花,直称按摩椅店“比儿子女儿还好”。在这个总人口不过十万、最好的工作就是公务员、大部分企业工资不超过2000元/月的小镇上,这家只有两个人的按摩椅店在过去开业的一年中,总共卖出去350台按摩椅,每台价格17500元。

清晨的菜市场甚是喧闹,崔北亦步亦趋的跟着行走的人流往前慢慢移动,小心的躲开推着二八自行车的大爷和拉着小轮车的老太太,不知不觉的被挤到一处菜摊前,崔北从外侧口袋里掏出一个老旧的钱包,漫无目的的看了看纸板上的菜价,在心里叹了口气,又把钱包揣回了自己的口袋里,转过身向市场门口挪动。  

25日下午,他的店里新到一批货,其中有一件客户早就预定好的日本进口电动按摩椅,价值2.4万元人民币。“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们一般要先验货才能签收。”刘先生和店员们一起把这个按摩椅拆箱验货。

每天早上有不少老人在店门口排队取号免费坐按摩椅(为此店家还特地雇了两个本地的人员临时维持秩序),有时候还没到门口的时候就有店员到外面来迎接你扶你走进去。白天小小的店堂经常人满为患,有排队享受免费按摩的老人,有买过按摩椅又回来店里坐的老人,还有只是凑热闹在那边聊天的老人。店里也会时不时组织一些活动,比如送大家一枝花,组织大家去市区游玩之类的。凡是买过按摩椅的客户都会坚定地称按摩椅很好、好多毛病都没有了,并向别人推荐。时常去店里坐坐的老人,去久了有的觉得不好意思了就买一台,有的觉得别人对我真客气就买一台,甚至,还有老人是借钱买椅子的。

崔北从老家来到这个城市已经一年了,怀揣着雄心壮志,准备大展拳脚的热情已经渐渐被现实熄灭,崔北沿着大街漫无目的的走着,看着来来往往低头疾走的行人,心里不知在想什么,一辆沿着便道行驶的红色小汽车突然停在了前面的路上,过了一会儿一个三十多岁烫着波浪头的女子慌忙打开车门下了车,崔北走到近前才注意到,一辆电动自行车倒在了车前,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躺在地上,用手紧紧按着自己的右腿,下车后的女司机站一边急赤白脸的说着什么,崔北停住了脚步站在女司机身后,听见两个人激烈的争吵着,女司机气急败坏的指责倒在地上的男的不会骑车,要不就是故意碰瓷,听到这么一说,地上的男子也不顾着腿疼了,挣扎着站起来就指着鼻子和女司机对骂了起来,眼看两个人越骂越起劲,推推搡搡的要打起来了,后围过来的路人忙往路边躲开,崔北刚想伸手去拉开两个人,那男子一转身瞪着崔北叫道“你是干什么的,没事滚一边去”,崔北愣了一下就闪身站到了车的另一边,等崔北回过头一看,不知怎么回事,女司机已经倒在了地上,但是嘴里还是骂个不停。  

可这个按摩椅包装太大,店里的地方有限,店员们只好选择在门口拆箱,大伙费了好大力气才把按摩椅从箱子里抬进店铺。插电、验货一切顺利。

有人坚定地称这家店为骗子,但我怀疑,可能它对好多老人来说,真的比儿子女儿都好,只要它能一直都在。

看热闹的人越聚越多,还有人打电话报了警,崔北拿出手机看到有一个未接来电,就转身往一条安静一点的小胡同走去,但是他没有打回去,而是把手机关了机。崔北换过好几份工作,开始老乡给他介绍了一份工作,踏踏实实的干了半年,但是后来沾染上了赌博的恶习,俗话说十赌九输,最后崔北欠了一屁股债,连给他介绍工作的老乡都被他连哄带骗的借了好多钱,结果工作也干不下去了,到处打打零工混日子,每天都提心吊胆的生怕被债主逮到。  

大家正准备把椅子装回箱子里时,却发现原本放在店门口的纸壳包装箱不见了。“前前后后也就五分钟,箱子就不见了。”刘先生说。

第二则:

崔北走到一处商场门前,对着临街的橱窗凝视了片刻,透过玻璃的反光,崔北捋了捋自己杂乱的头发,突然崔北看到了一个略感熟悉的身影,这个身材健壮,面容凶狠的男子正在马路对面抽烟,崔北虽然想不起来他是谁,但是还是心虚将衣领拉了拉紧,低头快步走进了这家商场。  

店员们赶紧调取了店门口的监控录像。结果还真就记录下了纸壳箱“消失”的过程:当日下午3点左右,一名约50多岁的灰衣男子从东侧走来,路过店铺门口时,他停下脚步看了看纸壳箱,又用手敲了敲,随后向西走去。一分钟后,男子从西侧走回,拽着纸壳箱再次向西侧走去,拐进一个胡同里。五分钟后,该男子从胡同走出,双手拿着已经折叠好的纸壳板,继续向西走去,消失在镜头里。

前两周的时候,小镇上有人在街上发赠券,每张赠券可以去旁边新开张的大酒店免费领20个鸡蛋。过了几天,我妈听说同样退休的老阿姨凭着赠券不仅领回来一些鸡蛋,居然还领回来几瓶包装精美的酒;于是某天当面碰到她的时候就问起来。阿姨捶胸顿足:什么领回来的呀,那是我花了980块钱买回来的。

“崔北”,一个略显恼怒的女人声音窜进崔北的衣领子,惊的他出了一身虚汗,转头正看见已经等候他多时的霍彤,崔北赶快赔上笑脸解释起来。霍彤冷着脸听完崔北的解释,掉过头走进了一个卖手机的小店铺,崔北也只好赶快跟了过去。霍彤是他以前在一个牌局上认识的女人,毕竟对于崔北来说,能有个女人愿意跟他一起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所以崔北一直小心翼翼的维持着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无奈,已经到了向客户承诺的交货时间,刘先生与客户取得联系后,说明了原由,但对方表示:“无法接受没有包装和说明书的椅子。”

事情是这样的:赠券领鸡蛋是没有问题的,去了之后可以直接领鸡蛋。只是领鸡蛋的时候,人家会问你:我们明天还会继续做类似的活动,但是要先交1000块钱押金,押金到时候是可以退的。您要参加明天的活动吗?一些人领完鸡蛋就直接走了,但好多人(特别是有同伴一起去的人)都交了押金。然后第二天到了现场才发现人家是推销酒的,一个包装盒980元,现场气氛热烈,一般至少买一盒,有人买了5盒。到最后的时候拍卖不知道什么所谓特别名贵的酒,4万一套,声称是可以退的,居然也卖出去了好几套。

手机店开在商场的一个角落,店中间有一堵突出的墙,把狭长的店分成了两间,看起来生意并不怎么好,店里还没有顾客,听见有人进来,一个敦实的小伙子赶快从店里迎出来招呼,霍彤最近一直说要一部新手机,崔北总是借故岔开话题,今天看来躲不过去了,崔北心里很是不情愿,一屁股坐在柜台前的椅子上,心不在焉的看着霍彤指着柜台里的手机问个不停。当霍彤拿着一部没拆封的IPHONE6爱不释手时,才转头看了一眼坐在一边的崔北,用脚踢了踢崔北,“哎,4899,行不行?”,崔北心里一发狠就说道:“买就买个好的,PULS现在多少钱?”,不等店员说话,崔北从羽绒服内兜拿出带着体温的厚厚一沓红票子,接着说道:“这些怎么也够了吧?”,店员眼中闪过了一丝惊诧,随即说道:“够了,够了,我这就给您拿新机去。“霍彤一听崔北这话,心里不禁一喜,但是又不想轻易让崔北得逞,就装模做事的对店员说:”PLUS太大了吧,有没有拆封的机器,让我看看大小。“  

“电动椅是从日本进口的,箱子丢了没法补救。另外,纸壳箱里还有一个使用说明书,也一起不见了。没了这些,椅子就变成二手的了。”刘先生说,这位大哥一定是认为箱子是没人要的,才捡走了。可是这个箱子对他非常重要,希望能给送回来。他表示,如果这位大哥是为了卖废品,他可以出双倍的价格回收这个纸壳箱。

阿姨买完回来就后悔了,没敢告诉她老公,偷偷将酒藏在了床底下。我妈说:你至少还可以拿来炒菜嘛。阿姨说:炒菜不行的,这个酒一股药味;不过这包装可真漂亮啊!

店员接过霍彤手中的手机放回柜台里,带着霍彤到里面去拿手机了,崔北坐在椅子上有点发愣,崔北越想心里越别扭,自己以前有正经工作时,一个月才能挣两千块,随便一部手机就得要自己不吃不喝两个半月工资,崔北站起身迟疑了一下,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听着里间霍彤和店员聊的热闹,悄悄就从店里溜了出去。  

崔北的人虽然溜了出来,但是心却被一双无形的手扼的死死的,看着马路上疾驰的车流,街道边耸立的高楼,为什么自己却连一砖一瓦也不曾拥有,难道真的是自己的命运不如别人?崔北透过衣服摸了摸衣兜里的那一沓钱,这是自己背井离乡拼死拼活挣下的唯一积蓄,却连赌债的十分之一都不够,自己每天居无定所,东躲西藏,一旦被追债的找到,别说这些钱,可能连自己的胳膊腿都不一定能保全。正当崔北胡思乱想时,霍彤发来了信息。  

晚上七点,老地方饭店门前,崔北如约而至,霍彤并没有说什么,冷着脸向崔北伸出了手,崔北犹豫不决的拿出一千块钱递给对方,霍彤摇了摇头,并没有收回举着的手,崔北迟疑了一下,一把把钱塞进霍彤的手里掉头就走,霍彤追了两步,被崔北回头狠狠瞪了一眼,就站住了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